没尾巴的樊青鲤

人间很好。

【水腐传】十里街 【6-12】

6
武松愣了一下,“啊?”


林冲说,“他俩没缘分,总不能分到一个班。但是体育节那回,你记不记得小九打篮球赛的时候,穆弘来给他加油?”


“记得啊,挺多人不都去给他加油了吗?”


“穆弘替石秀跑了三千米,杨雄才同意他给别的班人加油的,要不就杨雄那脾气能同意穆弘请假啊?还有上回,我给穆弘打电话问历史练习册的事,就上回那个谁烧了的那本,诶你别翻白眼,我听见小九的声音了,说什么三角函数太难了。”


武松眼神死,“小九,问,三角函数?”


林冲一摊手,“我也想说服自己听错了,可是穆弘说这就给他讲,然后让我明天再找他,就挂电话了。”


武松接着目瞪口呆,林冲接着说,“穆弘跟石秀说觉得史进跟别人不一样,石秀问怎么个不一样法,他说史进——”


“吃的特别多是不是?”


“滚别打岔!他说觉得史进很阳光很单纯,石秀说你弟弟也阳光单纯啊,穆弘说反正不一样,说希望弟弟快点长大,希望史进一直这样,这样自己很喜欢。”


“卧槽,真的啊?那你怎么不告诉小九呢?”


林冲说,“小九就是个恋爱脑,我怕他拿个大喇叭上街喊,更容易把事情办砸。”


武松问,“他俩现在这样不算砸吗?”


林冲想了想说,“那先把穆春支出来吧。”


林冲又开始打电话,“喂弘哥,我是林冲,你别说话啊,用不用我们把小春先叫出来啊?我给他讲讲地理。没事没事都是兄弟,我和武松一会儿就过去。”


林冲挂了电话,笑嘻嘻看着武松。武松一拱手,说“大哥,你要是把他俩真这么凑一起了我以后叫你林红娘,不,林红爹。”


林冲笑,说“去去去,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也凑一下?等我抽完烟就进去叫穆春。”


“我还是想打他,”武松说,“谁让他欺负小九的,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林冲突然唱起来,“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握在手中又流失于指缝,再落空。”


武松吓了一跳,立刻跟着打拍子。


林冲唱完了,掐了烟说,“走,red father小分队,搞事情去!”


武松也亢奋起来,呼一下脱了外衣说,“走!”


7


还挺顺利的,穆春跟着他们走出来,一出门就问,“我哥和史进会在一起吗?”


这直球猝不及防,武松看一眼林冲,林冲立刻义正言辞说“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干什么!你得看看马克思主义思想好好滤滤脑子。来快背一会哥哥考你。”


穆春不买账,又说,“我哥就是个老好人,我不想让别人抢我哥,万一谁别有用心,把我哥害了怎么办?”


林冲说,“净想有的没的,你哥都十八了你哥马上就去985211了,你能不能想点正经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国家层面?”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穆春说,“史进能不利用我哥吗?”


“史进是个好孩子,我们如何形容马克思主义的地位?”


“人类认识史上一次最为壮丽的日出,是人类认识发展结出的丰美硕果,这些我哥考过我的,他俩就这样没关系吗?”


武松插话,“你不用管,你哥老大不小了,小九什么样都知道,你别瞎掺合了,你看今天这事闹的。”


穆春一扁嘴,像是不高兴了。林冲赶紧打圆场,“来,哥哥去给你买奶茶,儿大当婚女大当嫁,小九做了错事我们先收拾他,男子汉动不动小心眼像什么样?”


“我不喝奶茶,”穆春吸吸鼻子,“甜死了,我要喝可乐。”


林冲摸摸鼻子去朱贵店里买饮料,留武松和穆春大眼瞪小眼。穆春哼了一声开始刷微博。武松看看表,七点半,给董平发短信问结束了没,很快手机亮起来了,“没有,你家小孩吹了两瓶,上脸了。”


武松关了屏幕,想着要不要问问林冲醒酒汤怎么做。


林冲拎着塑料袋回来,先给穆春可乐,加了冰。然后硬塞给武松一杯粉红色的。


武松:“你干嘛啊我不喝草莓牛奶!”


林冲一边往他手里塞一边说“别不好意思!小七跟我说了今天草莓新鲜,我还特意让贵哥多放糖了!快喝快喝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武松脸都快红了,一个劲推,“不喝不喝,还有小孩看着呢多丢人啊!”


林冲就把自己那杯饮料顿桌子上,“蛋糕奶茶,要不你就喝我这个。”


武松撇撇嘴,勉为其难拿起来草莓牛奶,“你那奶茶甜唧唧的,也就你那小对象爱喝。”


林冲幽幽叹了口气,“还不是对象呢…”


穆春挑了块冰块嘎吱嘎吱嚼,拿眼角暼两个壮汉喝少女饮料,没来由就想笑。


哥哥跟这类人待在一起,应该不会吃亏吧?


8
八点,穆春说要回家打游戏,武松给他拦了车。


八点半,张青在围裙上擦着手把他俩叫进去说,“成了。”


林冲被蛋糕奶茶齁的不行,先灌了一壶凉白开,一边吸溜一边问,“什么成了?”


“小九他俩。”


武松往包间里瞅一眼,史进喝多了,披着穆弘外套睡觉,穆弘背对门口看手机。


林冲压低声音问,“怎么成的?”


张青说,“小九跟丢了魂似的一个劲要喝酒,穆弘就陪他喝。我给小九兑果汁酒给穆弘上四五十度的老白干,就这样小九都没喝过人家,真的,啧啧。”


“快说怎么成的,”林冲又倒了一壶,催着张青,“谁先说的?”


“我也就听了个大概啊,穆弘说看小九这样心里难受,小九说你有什么难受的你又不喜欢我。穆弘说你凭什么说我不喜欢你啊我喜欢你,小九说你就算喜欢我也没有我喜欢你喜欢的多,穆弘说我肯定喜欢你比你喜欢我的多。他俩就吵起来了。最后小九亲了穆弘一下就睡了。”张青像讲相声一样学了一遍,末了笑一声,“小年轻谈恋爱啊,真好。”


林冲应了一声,“真好。”


9


打那以后史进就退了他们单身愤怒帮会,石秀把他和穆弘拉进了不服你来打我啊帮会,史进给武松看截图,董平张清杨雄石秀卢俊义燕青…


武松再上游戏的时候帮会就剩四个人了。施恩喝多了闷在被子里睡觉。昨晚董平打电话让武松带他回去,武松犯了懒就想让董平捎回来,没想到董平嘿嘿一乐说“我清弟也喝多了,今晚我有的忙,你赶紧来吧。”


低俗!下流!武松骂骂咧咧下楼打车。


施恩喝多了,比以往还要乖。脸红扑扑的,衬得眼睛更亮了。他坐在大厅沙发上,看见武松,站起来迎了两步,就倒进武松怀里,软软地说“对不起”


武松当时脑子轰一声炸了五颜六色各种烟花弹幕二踢脚,最后只剩下两个大字,“值了”。以至于他没细想施恩酒后吐出了什么真言。


回去之后武松尽力安顿好施恩。施恩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却捏着他衣角不放手。武松深呼吸念了两遍Ask First*原则,只是偷偷摸摸亲了一下施恩的眼皮,哑声说,“睡吧。”


然后武松狂喜乱舞地冲了半宿凉水澡,期间因为太过激动挠了好几次墙。


武松决定上线给董平买点东西,可以买件新披风送他…嗯要买就得买两件要不张清又该不乐意了…


这时候杨志在Q上问他,“能不能再拉个人进帮会啊?”
武松:你找吧
杨志:我才认识几个人?
杨志:燕青行吗?他明教玩的6
武松:他和卢俊义在那家呢
杨志:张清的唐门不也挺好的?
武松:你挺low啊哥
武松:他和董平你还不知道啊?
杨志:我他妈就是因为没对象才来打游戏!
杨志:怎么这破游戏还得吃狗粮!
武松:诶哥,你知道小九为什么退帮会吗?
杨志:林冲跟我说了
杨志:这么大的事我能不知道?
杨志:你是不是当我傻?
杨志:插旗吧:)


武松赶紧说“别介哥,那小孩喝多了我得去照顾他,回见了您呐!”


武松赶紧关电脑,杨志大爆手速发过来一条“你去死吧!!!!!”


五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


这是凌晨三点武松准备睡三个小时。刚上床施恩就哼唧一声,滚过来抱着他一条胳膊。


武松侧过身悄咪咪搂着施恩,心想那就这么睡吧你松哥身正不怕影子斜。


话虽如此,武松早上醒来看见施恩蜷成一团窝在自己怀里,像极了某种无害的啮齿动物,只觉得人生无憾。


10


后来杨志转去轰炸史进,把穆弘吵醒了(杨志给武松转述这段时全程保持死亡微笑),穆弘十分愧疚于是把好兄弟张横张顺李俊关胜阮家三兄弟全部介绍到单身愤怒帮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阮家老幺死活也要让朱贵进帮会,不过应该没关系吧?


武松想关系大了去了。于是联系了鲁达,把所有人踢出帮会,这是后话。


11


施恩又去上补习班了,武松在家跟林冲聊QQ。


武松:数学作业前五道题答案发过来
林冲:[图片]
林冲:你怎么不问那孩子?
武松:多不好意思啊
林冲:你看你又不懂了吧?
林冲:你想啊
林冲:一张桌子你俩并排坐
林冲:他在这边你在那边
林冲:写着写着手碰一起了
林冲:讲累了歪一下就靠你肩膀了
林冲:放个bgm
林冲:明天你要嫁给我了√
武松:林红爹,林红爹
武松:The strongest red father
武松:你俩试过吗?
林冲:试过…他反应有点偏激…
林冲:不过我相信你俩!
林冲:加油!
林冲:[给你我的小心心.jpg]
武松:呸!恶心!不要你的小心心!滚!


当天下午武松假装认真地坐在施恩的学习桌前学习,施恩回来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惊的以为武松被附体了。


“施恩…数学好难啊…怎么办?”


施恩手撑在桌子上看题,头发丝就搔着武松侧脸,一切都美好的不行…


施恩开口了,气息湿热轻柔地拂在武松脸上“你明天还是来跟我一起补课吧。”


武松懵了。


12


反抗无效,第二天武松被迫骑自行车陪施恩上课。以前施恩自己骑大上坡,骑不动了还推一段,现在武松看施恩太费劲,干脆让施恩把一辆车锁道边,自己带着施恩骑。


施恩抱紧武松腰,脸埋在他后背上。


武松又想起来那天和林冲眺望夕阳畅想未来的时候,自己觉得缺个人抱腰。


这不就成真了吗?武松自己笑起来。


施恩鼻尖硌着武松后背,他随口问一句,“施恩,你家里怎么两辆自行车啊?”


施恩怔了一下,轻描淡写道,“这个是别人的,不要了就放我家里。”


武松说,“这车挺高的,下回我抱你上去吧?”


施恩就笑,说“那不至于。”


武松没继续说。刚才施恩锁车的时候他从车把的胶套里扯出张纸条,写着个名字,蒋忠。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