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尾巴的樊青鲤

一介凡夫俗子,偏好自娱自乐。
活在自己的北极圈里。
我非鱼。子亦非鱼。
头像来自珩瑾 lof@沈惊鸿

【水浒传同人】【穆弘史进】惊鹊

标题与内容大概无关。
花吐症和原著向。
旧文搬运。
大概还会ooc吧,废话极多。
   
    
 
  
正文

那穆家老大得怪病好几天了,还不让其他人去看他。

这个其他人里,是不包括史进的。

饶是如此,史进也只能扒着窗缝和穆弘说说话。

史进问,“今天新做的团子好吃的紧,我带了一盒在身上,穆弘哥哥要吃吗?”

屋里传来一阵咳嗽,好半天穆弘说“不必,谢谢大郎好意。”

于是史进就坐下来自己吃,隔着窗缝问,“穆弘哥哥到底是什么病?医生怎么说的?”

穆弘说,“心病,无事,静养即可。”

史进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想起穆弘看不见自己点头,于是大声说“知道了,穆弘哥哥休息吧。”

史进似是走了,穆弘沉默无言地坐在一地花瓣中间,刚才史进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吐出来的就从花瓣变成了一整朵花。他捡起一朵梨花,嫩生生水灵灵的,状似无辜地躺在穆弘手心里。

穆弘把梨花翻过来,背面的花梗沾着血,居然更显妖艳。

穆弘并不信什么让喜欢的人亲一下就会好的话本谣言。现在是暮秋,他坐在自己吐出来的杏花梨花兰花海棠甚至还有两朵红梅之间,只觉得自己是被诅咒了。

无中生有,本是大罪。

他躺在床上,被单上那几朵俏生生的花被他随手拂下去,静静落在一地残花中间。

他从没吐出过桃花,又不在意其它那些花,即使它们确实很好看。

又觉得自己一介大汉,品评花花草草实在不像样子。再想想又释然,命不久矣何必在意?

他想起见到史进的那天,明明是一群人一起上山,少年在最前面,忽地跑到一棵盛放的桃树下,回头喊了什么。

那一瞬间,桃花灼灼,笑容耀眼。晃的穆弘没听清史进说的话。

那孩子身上,有自己企求的纯良。

就这么想着,穆弘嗓子又痒起来,咳了半天没咳出来东西,脸憋的通红,伸手去喉头抠挖。

这次带了一小截枝条。穆弘苦笑着想自己能不能活到吐出一棵花树那天。

这是穆弘生病的第五天,随军的医生嘱咐他很多遍让他自己去治心病,还顺走了他吐的几枝开的好的梨花,估计又要讨好哪家姑娘。

穆弘问医生,“你说这病是我有喜欢的人又不敢说,可我怎生觉得,我没有喜欢的人呢?”

医生又拾起一枝杏花,“快去治吧,这病啊,啧,你活不长了。”

那就活不长吧。送走了医生,穆弘躺在床上想。自己也好累的,整天操心弟弟,现在弟弟也不用自己操心了,揭阳肯定回不去了,家里的事也管不上了,死了就死了吧。

第二天宋江把他们几个病者留在杭州,继续挥师前进。
临行前史进又跑过来,手指搭在窗缝上好久。低声道,“穆弘哥哥好好养病…等我们凯旋,你也就病好了,到时候领你上少华山转转。”

穆弘佯睡,眼角沉下一滴眼泪。

那以后,穆弘一直昏昏沉沉,偶尔清醒了,就看看外面天气,计算什么时候大郎能领自己去少华山。

前线的战报传回来,都是喜忧参半。穆弘左耳进右耳出,只想赶紧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

有一天,弟弟扒着窗缝接着念战报,有一个名字钻进穆弘耳朵,搅的他大脑锐痛。

“小春…刚才那条,你再念一遍?”

穆春往前捋了捋,“卢先锋所使六人,战死昱岭关,现有六人名单在下,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九纹龙史进,步军头领拼命三郎石…”

“行了,”穆弘打断他,“别念了,回去歇着吧。”

穆春就走了。

第二天穆弘死了,穆春看见他哥哥躺在床上,地上满是桃花枝,哥哥嘴角噙着一片桃花,似是噙着一抹笑意。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