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尾巴的樊青鲤

人间很好。

【冲谦】【我觉得是糖但他们都觉得是刀】

陆谦胸口被林冲踏上,雪花纷纷扬扬卷下来,火焰噼里啪啦映在林冲背后让他看上去像个杀神。



“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



陆谦突然笑了。



“我就不该念那点旧情…就不该等着捡你骨头,哈…事情都做出来了我还守着你小时候的兄弟做什么?”



林冲听不见,俯身去割他喉管时才看见陆谦亮的过分的眼睛和恶毒的笑。



“林冲… 你所爱的离开你,你所忠的舍弃你,你所信的背叛你,你所守的防备你…你无所依仗,马革裹他人尸,缠绵病榻,郁郁而终…”



林冲划开他胸膛,滚烫的曾为林冲跳动的心脏在雪里迅速冷却僵硬。



雪纷纷下。





































陆谦恶人做不到底,我总觉得他既然要害林冲何不放完火就走,偏要守着去捡他骨头。

私心觉得,陆谦是想拾骨头去祭拜,可惜最后死在自己这点残存的善念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