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尾巴的樊青鲤

人间很好。

【武施】【可能以后会有车】

施恩被害妄想预警。







施恩不止一次对武松说,“我觉得我活不过四十岁。”



彼时快活林夺回来了,酒宴一桌一桌流水般给武松摆。



武松喝着施恩家藏的十年汾酒,醉眼朦胧,“我还在这呢…我活一日,你活一日…”



施恩那时是否依然心事重重,武松记不清了。



其后张团练要让武松走,施恩又给他布酒席。



七坛酒,六坛是武松喝的。谷子封了十年,拿桃花纸层层封好,一滴一滴香的干干净净。一坛是施恩自己喝的,他自己扫了桂花树的落花,亲手封的坛口。



酒桌上施恩依旧心事重重,“哥哥,你看这酒清清亮亮的便知道它没毒…”



武松不听,捧着坛子灌,搂着施恩说“怕什么,这二十七年我日日快活,死了又何妨?”



施恩低了眼,任武松肌肉虬结的胳膊搁在自己最脆弱的脖子上。



武松有几分嘴,硬拉着施恩出去。



月黑风高夜,城郊小树林。



施恩被这标准杀人配置吓得抓紧武松手腕。明明是这个人拉自己来这么个鬼地方,自己却最依靠他。



武松把施恩手扯下来,背过身去鼓捣。



施恩真怕他掏出把刀来。



心惊胆战片刻,耳边竟传来哗哗水声。



施恩这才明白过来,面红耳赤转过身去。



水声停了,又窸窸窣窣几声,突然一双手环上施恩腰。



“你…你也解手,我帮你…”



施恩又羞又惊,一个劲掰武松手,奈何力气实在没结义兄长大,腰带被拉成死结。武松又用力一扯,硬把那条暗云纹的腰带扯断了,啪一声落进施恩耳朵里,说不清是什么意思。



























还有类似的文风,武松被爱妄想症施恩被害妄想症,没写出来。

以后看看吧,未成年,我不开车。

评论(2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