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尾巴的樊青鲤

一介凡夫俗子,偏好自娱自乐。
活在自己的北极圈里。
我非鱼。子亦非鱼。
头像来自珩瑾 lof@沈惊鸿
冲谦聊斋风格

试图写一个前世的故事。因果报应。



林氏有幼童名冲者。好武,恶习文。然其父责其修学,终日苦闷,无可奈何。

一日于斋中闲坐,忽有一童曰:“吾为汝修文治赋,汝自去园中习枪棒,可否?”冲欣然允诺。

童自名陆谦,少冲二岁。及至二人稍长,意气相投,引为知己。恐家人知冲不修文,遂不与人言谦事。谦亦自持,往来诡秘,少有人见。

及冲十七,父以张氏女妻之,有闭月之貌,善女红,有德。冲许之,是夜归房,见谦闷然不乐,问之亦不答。

六月廿四,吉日,宜嫁娶。张氏女入轿,为太守之子截,欲行不轨。冲闻之,大怒,持械欲斗,谦曰:“不可。乃杀身祸矣。”阻之。
冲甚忿,搡谦,忽然恍惚,不觉人事。

及醒,日中。张氏女于床前梳妆,嫣然曰:“妾尝为奸人所劫,忽有大风来,飞沙走石。又有金甲神将,于云端斥太守父子,扶妾乘风归。”冲喜。二人成姻缘。

然谦自此久不至,三年来访,面色枯槁。冲邀谦共饮,谦醉,化为狐,色赤。冲不以为怪,以衾覆。
谦醒,有惭色。冲曰“无妨,吾与汝为兄弟也。”

又三年,有道士来,欲以谦内丹合药,遂以所蓄小鬼为祸。小鬼妨林张氏,小产。

冲大怒。道士曰:“养狐为患也。”冲甚怒,遂随道士谋。

旦日冲与谦共饮,诈谦以药酒。谦饮之,腹痛。知是计也。道士以符困之。谦怒,叱冲曰:“吾化金甲神人救汝妻,成汝姻缘!修为尽散,落汝奸计!道士以小鬼妨汝,汝不辨良善,竟同外人害我!”

冲急令道士释谦,然谦伤重,目于冲曰:“汝与吾结为兄弟,此情与杀身之仇,来世必报。”

遂死,化为赤狐。冲葬之。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