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尾巴的樊青鲤

一介凡夫俗子,偏好自娱自乐。
活在自己的北极圈里。
我非鱼。子亦非鱼。
头像来自珩瑾 lof@沈惊鸿

【秦白】愿逐月华流照君/记梗

*某天睡迷糊梦到的梗


*退役后时间线。


*私设十一赛季霸图冠军


秦牧云其实挺喜欢白言飞的。


那种头发软软的蹦哒哒的人,总能让自己想起自己的高中生活。


还有大学生活。


总之秦牧云这种大学毕业生看白言飞都是以看熊孩子的眼神。每次都能把炮塔白撩的炸毛掀桌。


有一次霸图聚餐。白言飞喝了杯酒半醉不醉地扯着秦牧云满地跑。跑出饭店白言飞指着满月说我要和小秦拿冠军啦你好好看着!


其实白言飞在霸图有时地位有点尴尬。最开始罗塔一直是首发五人,后来慢慢落为第六人,第十赛季后期连第六人都有点难保。


但是十一赛季作为第六人给霸图炸了个冠军。这就够了。


秦牧云看着颁奖典礼上的白言飞。他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揉进了星星。


第十二赛季两人同时退役。 白言飞去某家杂志社当了记者,秦牧云安然回家上班,家里安排好了职位。


基本就不会有交集了。


过了几年,宋奇英也长大了。带着霸图得了第三个冠军。 好多人都去了庆功宴。


季冷远道而来和韩文清李艺博喝的醉醺醺。白大记者背个摄影包进来的时候经理正拿一堆酒杯叠塔。


白言飞看着一乐。顺手抄朵萝卜花戳塔上。


『看见没,罗塔!』


操作罗塔的小新人不知道前辈要干什么,战战兢兢起立低头。白言飞就又蹦过去一阵蹂躏小新人。


张新杰抿口果汁给白言飞腾了椅子出来。地图炮白言飞坐在张新杰旁边兴冲冲倒了杯啤酒。


『小白你喝多了我可不扶你』 乱糟糟一阵喧哗里白言飞听见了熟人的声音。


秦牧云在酒桌那头笑嘻嘻地举杯示意。


那天他们都喝多了。场子里吵吵嚷嚷的秦牧云也只在意了白言飞。


白言飞算是远道而来,秦牧云说那行你今晚住我家吧。


秦牧云家是青/岛一个渔户,一个院子里爬满一架葡萄藤。一家老小都住在这。


白言飞搬个藤椅仰头看月亮,摄像包挂在他扶手上一晃一晃。


秦牧云拍拍白言飞大腿,白言飞哼了一声挪挪窝给秦牧云腾了半个椅子。俩大男人挤挤挨挨坐下。


聊着聊着白言飞突然问,秦牧云我喜欢你,在一起好不好。


秦牧云毫不犹豫点了头,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表情沉重。 「白言飞你也看见了,我一家老小以后都靠着我养活。我不能…因为自己让他们难受。」


白言飞听完笑了,说那你好好过日子,我请假出来的明天就回去了。


秦牧云回屋去给白言飞铺床。白言飞抬头看着月亮想起来几年前自己和秦牧云好像也见过这么圆的月亮。


叱咤风云的白大记者,咬着嘴唇满眼眼泪,声音颤抖地对那月亮说。我就是喜欢他,你管我。





很久前的梦,那时还在备考断网期。【然而现在都要开学了我才刚记了梗】本来想直接写出来但是还是懒,后面就记梗记梗记梗。


最后一句 你管我 挺虐。但是我估计只能虐到我这种渣渣。


秦白多萌。


↑而我萌的一脸血却完全写不出萌点。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