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尾巴的樊青鲤

人间很好。

【秦白】Mirror

秦白  Mirror  试水番外
 
有刘皓出场,轻微昊皓不影响阅读。皓黑就叉掉这篇吧。
 
大学AU
 
荣耀手游瞎几把编的。
 
刘皓白言飞同期友情向。
 
  
  
  
  
  

“前辈,我真觉得我们挺像的。”
 
秦牧云擦完黑板,放下抹布抬头看白言飞。
  
白言飞站在椅子上擦玻璃,阳光投射在他栗色的短发上,镀上一层金边,闪的秦牧云一阵晃神。
  
“嗯?还好吧。去帮我再拿两张纸来。”
  
得到这种一看就不走心的回答,秦牧云也不搭腔了。纸巾递到白言飞手里,秦牧云顺便又帮白言飞扶了一会椅子。
   
阳光斜着射进来,尘埃懒洋洋的浮动,白言飞在自己旁边,秦牧云恍然觉得人生就该这样,岁月静好。
  
白言飞擦完了,狠狠搓了两把秦牧云的脑袋才撑着他肩膀跳下来。抓起两个拖布一路拖着去水房。
  
门外传来水击在水槽巨大的声音,秦牧云踮脚摘掉玻璃上一小丝纸屑。
  
等白言飞解决了两个拖布,一进门就看见秦牧云坐在桌子上晃着腿玩手机,拖布一扔就凑过去。
  
“诶又玩荣耀呢?”
  
秦牧云不答,只是抬抬眼睑示意朕晓得了。
  
白言飞也坐上桌子挨着秦牧云,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看。
  
灰蓝色的神枪手没精打采地蹲在树后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打一只哥布林。
  
白言飞看着无聊,伸出手指点着秦牧云的屏幕,“你别划水了,一会儿别让人举报了。”
  
白言飞心里坦荡,换秦牧云就不一样了,青春的躁动对象完全没自觉,嗨呀好气啊。
 
心里想的不少,说出口的只有一个“哼”。
 
听见自己软软的哼一声秦牧云自己都吓着了,赶紧接上撕心裂肺的咳嗽假装自己是个被唾沫呛了的傻比。
 
白言飞乐的不行,顺手拿过秦牧云手机。
  
秦牧云心里想,我都快咳死了你就关心我手机?!
  
想归想,万一白言飞拿神枪手瞎几把放炮那自己就傻了。秦牧云真害怕白言飞把巴雷特狙击炸进人群里然后说“诶怎么没炸开?”
  
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假咳。是学生会的刘皓。
  
“大三白言飞,工作态度不端正…”刘皓假装低头在夹板上写字。
 
“槽”
 
白言飞放下手机窜出去之前秦牧云隐约听见这么一声。
 
槽,嘿嘿,槽。前辈爆粗口诶…挺可爱的。
 
这边白言飞卡着刘皓脖子大喊“你是不是大四派来的卧底专门找我不痛快!”刘皓笑的直翻白眼。
  
等白言飞闹够了,刘皓说“你俩快点搞,老肖说他还要查一遍,别不干正事啊白妹妹。”说完还挤眉弄眼看秦牧云。
  
白言飞愣了一下,气沉丹田大喊一声“刘皓我要打死你!”
  
白言飞撂倒刘皓,一边捶他胸口一边小声说“诶呦我这个后辈啊情商好低的我踩椅子上擦玻璃他都不主动替我。”
  
刘皓笑的又开始翻白眼,白言飞一拳捶下去他才好好说话。“对哦白妹妹娇小玲珑怎么有人这么不怜香惜…咳白言飞你要死啊疼!”
  
白言飞紧张的凑下去说“他今天说觉得我俩特别像是什么意思啊?我没听懂就假装没听见了。”
  
刘皓哈哈哈哈的笑,笑的快打嗝了,断断续续说“你俩、哈哈哈、你俩小学生吗搞的这么…哈哈哈哈哈…”
  
白言飞拧他耳朵,刘皓立刻开始叫“夭寿啦大三白言飞行凶杀人啦——”
  
秦牧云挪到门边看。刘皓立刻一翻身抱住白言飞大腿,“小伙子你看看这个白言飞撞了人就想跑还有没有人性了!”
  
秦牧云刚想拉开他俩,就听见走廊尽头一声咆哮“刘皓!”然后一个人惊天动地往这边跑。
  
刘皓从衬衫领上摘下眼镜虚着眼睛看了两秒,卧槽一声,爬起来就跑。
  
看着刘皓的背影,秦牧云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田径特长生。
  
白言飞也虚着眼睛看,突然也卧槽了一声,捡起刘皓扔下的夹板跟着跑了。
  
秦牧云也不想看怎么了,慢悠悠回教室关上门,捡起拖布用力擦一片饮料的黑渍。
  
这个假前辈不要也罢。秦牧云这么想。
  
一直到秦牧云拖完地锁好门白言飞都没回来。七点半寝室门被敲了两声。
  
秦牧云开门,看见白言飞抱着两件衣服拿着一个夹板冲自己笑。
  
“那个追着刘皓的是他室友叫唐昊,挺凶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追刘皓跑那么远,把刘皓撞水坑里了,他们寝室洗衣机坏了我就把他衣服拿回来洗了…诶小秦你怎么不高兴?”
  
秦牧云一言不发回床上看小说。白言飞进卫生间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随便开始搅,坐在秦牧云床上继续絮叨,“诶呀小秦你今天都没怎么理我是不是生我气了我想想啊…行行行我们是挺像的好了吧?不生气了来笑一个。”
  
秦牧云抬头,揉揉白言飞头发问,“刘皓光着回去的?”
  
白言飞瞪着眼睛想完了这个后辈怎么满脑子污秽这都哪跟哪啊跟谁学的。
  
但他还是回答了。“没有,唐昊把自己外衣给他了。”
 
“那刘皓前辈就是光着穿唐昊前辈的外套?”
  
白言飞微笑着伸手扇了秦牧云一小巴掌,“你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思想,我要告诉张新杰了。”
  
秦牧云撇撇嘴,笑起来,捏一把白言飞的脸。
  
白言飞站起来去捞衣服。过一会他出来问,“小秦你要不要上厕所啊我要洗澡了。”
  
秦牧云摇头。
 
又过一会白言飞隔着门喊。“挖槽没热水了,小秦把热水瓶给我我把头发冲了!”
 
秦牧云炸了。
  
秦牧云满脑子前辈和自己情难自已干柴烈火嘿嘿嘿嘿。
  
秦牧云不能表现出来。
  
秦牧云拎着热水瓶敲敲门。
   
“放门边就行。”
  
哦。
 
听卫生间哗啦哗啦的冲水声,秦牧云还是开心了。
  
刘皓你跟我前辈再好你听得见他洗澡吗??
  
 
 
  
  
 

评论(3)

热度(35)

  1. 枕清秋.没尾巴的樊青鲤 转载了此文字